二、上面我们说到海拔,那么肯定要和产地相虫草回收。人们都知道那曲和玉树的虫草好,总体上讲这两大产区的冬虫夏草确实不错,但其它产区也有好草。

  业内人士表示,十万块一公斤就能虫草回收到非常好的虫草了,清洗的话能洗掉30虫草回收到35虫草回收,也就说原料成本是135一克,虫草回收终虫草回收到1000块一克。(春天)它的主营业务几乎全都是虫草片,他没有别的业务的,批文取消以后散户怎么办,后边的问题应该很复杂。



是一家礼品回收根据消费者的泥沙青藏高原濒危--冬虫夏草自然资源状况队对。品牌

  冬虫夏草——上天的馈赠

  冬天为虫、夏天是草

  长在高寒雪山、销于世界各地

  冬虫夏草是我国的一种药材

  与人参、鹿茸一起列为中国三大补药

  素有“黄金草”的美称

  虫草因有独特的滋补功效

  历来都被尊为名贵的

  同时,我州大部分地区适合虫草生长

  采挖虫草是农牧民副业收入的重要来源

  

  然而在近年

  网络上却出现了一些

  别有用心的言论

  通过“莫须有”的证据

  否定虫草价值

  从而恶意虫草价格

  甚至不惜变造相关部门文件

  来达到目的

  

  调查:文件系伪造或篡改

  为此

  西南民族大学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土登彭措

  专门进行调查

  并于今日在博客发表题为

  冬虫夏草是藏药,是谁也否定不了

  的文章

  以正视听

  文章摘要如下

  ▽▽

  

  今天我在微信中看见了这么一篇文章,指出冬虫夏草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踢出了保健圈,作者还附上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两份文件。于是我对国家专业机关文件进行了认真的阅读比对后发现,

  

  △上图是疑似伪造文件

  、这个文件没有文号、第二、文件没有发布时间、第三、文件的语气、文理、不符合国家公文行文要求,而且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上也查不到这个文件,所以不排除是造假;

  

  △上图是疑似篡改过的文件

  

  △上图是原文件

  第二份文件就更荒唐,文件栏下面标注的发布时间是2018年3月8号,而文件结尾时间标注是2016年2月26日。我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上查到了这个文件,而是在2016年03月04日发布的。

  而且主要是针对市场上出现生产所谓的冬虫夏草纯片剂和粉剂审批乱象的禁止,是作者篡改时间并假借国家权威之名来编造谎言。

  记者查阅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现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并未找到“这4种保健品不保健,千万别花冤枉钱了!”的文章,和2018年3月8日发布的“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

  

  

  记者进一步查阅相关资料,调查后得知,冬虫夏草试点保健食品的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当年8月份,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了《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要求试点企业按照要求组织开展试点相关工作。2016年3月份,国家食药监局发布通知,要求停止试点。

  

  但这份通知的收文单位却是“北京、江西、湖北、广东、青海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总局保健审核中心”,其中明确指出,要求停止试点的是“含冬虫夏草的保健食品”,也就是土登彭措教授指出的“冬虫夏草纯片剂和粉剂审批乱象”,并非否定虫草本身的食药用价值。

  6月2日中午,记者到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了解情况。据该局副局长康勇介绍,经过向省食药监局核实,在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上,并未找到2月27日发布的“这4种保健品不保健,千万别花冤枉钱了!”的文件或类似文章,网传内容疑似伪造。

  

  而“总局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在网上发布的时间为2016年3月4日,并非2018年3月8日。网传截图的发布时间系人为篡改。

  

  变造文件已触犯刑法

  目前,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将发布“变造篡改”相关文件的情况向上级部门反映。同时,记者采访康定市网监大队相关发责人后得知,伪造、变造国家机关文件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根据该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罪,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科普:冬虫夏草的药用价值

  今日中午,记者电话连线土登彭措教授,他表示,目前正值虫草产出季节,出现“虫草被踢出保健圈”这样歪曲事实的文章,并被多家经营医疗保健品的自媒体转载,目的就是为了“唱衰”虫草的价格,以便从中牟利。同时,他还指出,虫草采挖是青藏高原地区农牧民所从事的主要农牧副业,“该文章涉嫌打击破坏民族地区经济,实属可恶!”

  

  而全国人大代表,甘孜州藏医院副院长,国内藏医药界最年轻的主任医师江吉村表示,目前藏医药界普遍将虫草入药,其价值是经过长期实践,经得起检验的。

  

  两位专家均表示,关于“冬虫夏草”的文献记载,最早出现在公元1463年,南派藏医创始人苏卡曲杰编著的配方文集《藏医千万舍利》中,其中对虫草的功效有明确表述。引用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藏医千万舍利》377页原文记载:“冬草夏草,味甘微酽,性甜且油,温润柔和,去寒治胆,除虚妙药,生精,百利无害,功效无限。强身健体,多子,荣光焕发,五根生灵,功效无量,不可思议,食则可得,大乐双运,倩女无数。没有传承,难求药效,苏卡曲杰,愿彼众生,悉得妙乐。”

  

  

  

  记者从最新版的《中国药典》看到,该药典将冬虫夏草明确为“麦角菌科冬虫夏草菌,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和幼虫的干燥复合体。”而根据记载,其功效明确为“补肾益肺,止血化痰。用于肾虛精亏,阳痿遗精,腰滕酸痛,久咳虛喘,劳嗽咯血。”

  

  -冬虫夏草的使用历史-

  冬虫夏草作为药材输出国外很早,清代中叶,法国人巴拉南来华采购冬虫夏草带往巴黎,后由英国人带往伦敦。从18世纪开始,冬虫夏草标本陆续传入世界各地,引起不少学者的极大兴趣,并全面地推动了冬虫夏草的研究和应用事业。

  

  -冬虫夏草交易市场-

  

  四川的虫草交易市场,便是位于我州理塘县的格萨尔王广场。虫草收获季节,每天这里一大早都有大量牧民、商人来此进行虫草交易。虫草是这里农牧民副业收入的重要来源。每年5-7月是虫草的盛产期,商贩每天下午在山上收购后,第二天一早在格萨尔广场虫草交易市场进行交易。

  

  这一根根草,可都是农牧民心中的宝啊。

  

  

  分享:采挖冬虫夏草的艰辛历程

  虫草价格高昂

  因其稀有和独特的药用价值

  而采挖过程的艰辛也增加了不少人力成本

  每年5月-6月

  是采挖冬虫夏草的时候

  冬虫夏草生长在海拔3000~5000米的雪山草甸上

  藏区许多地方的农牧民带着帐篷和干粮

  踏上了寻找虫草的征程

  每地的采挖期只有15-30天

  

  数万人用拖拉机等交通工具,进入雪山无人区,寻找这种,场面颇为壮观。因为路途遥远环境恶劣,他们基本上会带上所有的家当和维持俩月的物资,举家进山。

  

  -冬虫夏草是如何采挖的-

  每一年的虫草季是藏族群众决定一年收成的季节,也是面临巨大风险的季节。坠崖、落石、坠河、雷击……意外事件每年都有发生。世人深爱的虫草,其实也是浸着藏族群众的血汗与泪水。虫草长在高海拔,超过4000米,不适宜人类居住。另外,因为虫草逐年减少,近处的都挖光了,必须面向雪山,越走越深、越爬越高。

  

  

  翻阅资料可以发现古代典籍记载的,都是高山草。采挖难度比较大,必须爬上那白皑皑的雪线才能挖到。虫草混杂在草海里,跟草地颜色几乎是一样的,只露出一个2-3厘米的小尖,有的直至只有几毫米。雪山上采虫草的难度,无异于大海捞针。

  

  

  五月,精灵幻化为草

  伴着雪山、草场、湖泊和淳朴的人长大
每年只有2个月的时间能够采撷

  争分夺秒

  圣洁的土地

  孕育出珍贵的药材

  每一根鲜草,都来自季节的孕育
每一次采撷,都来自青民的虔诚
每一次运输,都在与时间赛跑

  然而这份自然的馈赠

  却被人“抹黑唱衰”

  究竟是无心之失

  还是别有用心

  到底是谁在背后作祟呢

  希望相关部门及时介入

  澄清事实

  本平台也将对此事件

  关注